钱柜qg111手机官网 >国际 >Kwong Wah >

Kwong Wah

2019-09-13 05:04:01 来源:工人日报

  

“如果有人还会记得我,我当然感恩。但作为一名佛教徒,我认为一切还是随缘吧。”
“如果有人还会记得我,我当然感恩。但作为一名佛教徒,我认为一切还是随缘吧。”
许子根从3月1日开始将通过《根在槟城》写出他的历历在目,片片回忆。
许子根从3月1日开始将通过《根在槟城》写出他的历历在目,片片回忆。

独家报道:司徒瑞琼
摄影:陈友晋

(槟城28日讯)和平从来不是凭空而得。大马政局波诡云谲,前槟首长丹斯里许子根裸退3年后,即将在《根在槟城》专栏中,首度开腔剖白308漫长一夜,担任首长的“最后24小时”里,在槟州政权和平移交过程中,起着不为人知的关键作用。

回想308前后,许子根在槟城受尽了冷嘲热讽。盟党巫统对他无理取闹、敌对党对他极尽诋毁,使用的字眼一些更不堪入目,但许子根由始至终不曾吭声,没有辩解。

很多人都疑惑,为何许子根面对这一串攻讦,可以沉默以对、甚至“生吞”所有羞辱,最后在全国大选的关键时刻,造成难以弥补的伤害。

事隔多年,他接受《光华日报》独家访问时,坦承当时面对排山倒海攻击,一切就败在自己“不擅宣传”。

- Advertisement -

“忍人所不能忍” 只因父亲和苍佑一席话

“现在回想,确实遗憾。其实,我当时有作出澄清,最终因为不擅宣传,没有重复解释,让人民的误会如雪球般愈滚愈大。”

然而,走在政治路上,许子根一生谨小慎微。他作风低调自恃,能“忍人所不能忍”,一切就因已故次任首长敦林苍祐一席话,还有乃父拿督许平等的教诲。

他指出,自1982年参政、中选国会议员以来,反对党便对其展开连番攻击,本身也曾激烈反击。

只是,时任槟首长敦林苍祐规劝说:“你身为执政党代表,人民给你委托是要你多做事。你怎样跟反对党吵,也凶不过他们。最后,你还是要负责任,拿出成绩来”。

一番教诲让他顿然开悟,加上父亲长年训戒他“当政不在多言”,所以在任期间,就全神贯注推动槟州发展、解决民生,不善宣传造势。

“近来,遇回一些朋友。他们坦诚说,以前会附合反对党对我的攻击。但时日久后,他们开始思考,我当时的应对,必然有其内情。”

他说,现下这些友人都要求他,把这些内情全都“写出来吧”。

《308最长的一天》最受关注

实际上,许子根正计划出版回忆录,并将于3月1日起,以《根在槟城》为栏名、每周见报形式,在本报一连刊载约20篇文章,以308作为政治历程的终点、回顾的起点。

其中,阅读价值最高的自是《308:最长一天》和《309:当一切归零》。两篇文章写来情真意切,他更在《最》文中,首度剖白自己在这历史性一天中,“做了什么”。

除了这两篇,即将于第三篇见报的,也是许子根当时的心情写照、最叫人心酸的一篇。人民是否可以想像,许子根也会失控崩溃的时候?内容就在《310:跌宕人生十字路》。

首长的最后24小时心路历程

许子根在位槟首长18年,政治人生路无法与槟切割。308槟国阵兵败如山倒,震撼全国。滂沱大雨停后,全国电视转播许子根单枪匹马面对上百镜头一幕,是为“最漫长一夜”。

当天这幕播出后,许多人都在议论政治的冷漠、有感许子根败后孤清。然则,孤身一人,原来另有内情。

他在受访时,不愿详述这一天、一夜,身为首长的最后24小时里,其心路历程和都做了什么。

“可以说的,就是面对镜头当刻,我一心一意想尽我作为首长的最后责任、确保和平移交政权。当下,我没理会人民会如何解读、怎样看,因为个人得失已是次要了。”

他大卖关子说,当天内情和实际心境,就留待专栏文中剖白。

长期观察大马政治的美籍学者碧莉洁,2013年出版《觉醒:马来西亚的阿都拉年代》,她与本地学者詹运豪一同专访伯拉,认为其在当代最大贡献,就是开拓言论自由。

她给伯拉大马“民主之父”定位。同时,也有其他政治人物,将308一夜的和平,归功于伯拉。事情来龙去脉如何,又有谁幕后促成这段民主开花之路?

许子根于3月8日见报的《308:最长一天》自有答案。

未来或亲撰《子根回忆录》

许子根2013年5月自政治上裸退后,即重回文教界,再次过着“教书匠”生涯。本来,他一心效法前两任已故首长即丹斯里王保尼和敦林苍祐,退下即休。

“意即不再针砭时势、更不著书写文。可是,当我和本地及中国一些学者交流后,心意动摇了。”

他强调,纵然提笔论过去,但暂不下笔评当下政局。计划出版回忆录,全因学者们提出前两位已故首长,均没为槟城当代政治,留下片言只字。

“两位没有亲撰的回忆录,也没口述历史留下。就连在位民政党全国主席26年的敦林敬益,也没有传记留世,很遗憾。”

一切,让他一改初衷,开始整理手头有限的文件资料、再凭记忆,着手给回忆录整理史料。着手撰写专栏,正是鞭策自己书写,同时可收取回馈,以对事件作出修正。

有民政的人这样形容许子根,就是不要期待他的回忆录有“爆炸性”亮点,要看的是许子根在做出发展决策时,如何思之慎密、怎样布局周全。

“所以,我计划中的回忆录,是以事件为主轴,主要写出在领导州政府时,面对挑战时如何应对和抉择。”

民政人也说,抛开党内人与人纠结,这位前主席在国之大事、是是非非前,绝对是以大局为重的领袖。

许子根闻言笑说,感谢这位党同志赞誉,本身这几年一直自我沉淀,他日将在各专栏文中,细述自己的优缺点。

这让《根在槟城》专栏连载文,未来可能就是《许子根回忆录》中,极精彩的一段。

若有人还记得我:我感恩

每一位政治人物出版回忆录,多少都期待人民能记着他、能在历史上留名。只是,许子根却不强求,坦言:“我不会,也不求历史或槟州人民给我怎样的评价。”

他认为,这是人民的自由和权利。

- Advertisement -

“如果有人还会记得我,我当然感恩。但作为一名佛教徒,我认为一切还是随缘吧。”

许子根预计要在本报连载约20篇文章,至今18篇纲目已出。问他下笔为文至今,是哪一篇或人生哪一个时期,是他的最爱?

“等我写多几篇吧,如果能再写一下,可能就会有最爱了!”

(责任编辑:杞慈)
  • 热图推荐
  • 今日热点